2021

CHENGDU

BIENNALE

成都双年展

任芷田

任芷田,生于1968年,现工作居住于北京。

展出作品

任芷田/失控

Ren Zhitian/Out of control


任芷田

任芷田/失控/180×135cm/玻璃钢雕塑/2015

Ren Zhitian/Out of control/180×135cm/Fiber glass sculpture/2015


任芷田/失控

Ren Zhitian/Out of control


任芷田1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任芷田/失控/摄影/尺寸可变/2015

Ren Zhitian/Out of control/Photography/Dimensions variable/2015


《失控》作品阐释:

艺术作品之外的意义与之中的内容可能彰显艺术家作为一个社会的、历史的、文化的或性别的人所秉持的立场、观点与态度,但这一切并不能确立其作品的艺术价值。因为艺术是关于直观与感性的真理,它在一些人眼里是洞若观火显而易见的,而对更多人来说它是恍惚不确甚至是一无所见的。它是大白知识,也是秘密的知识。对艺术的解释从来只能是修辞的隔靴搔痒。它不可说,因为它属于语言之前的“语言”,是人本能的直观感性生发出的感受力与表达力。


所以,试图保持对叙事与论理的克制,仅让感性与直观裸呈于此,就成为一种具有启发性同时又极其纯粹的艺术行动。也许,寻求意义与依赖叙事的惯性一旦落空,理解被阻隔之时,正是天赋之眼被迫睁开之时。


任芷田/20140624

Ren Zhitian/20140624


任芷田2


任芷田/20140624/225×300cm/丝绸绘画/2014

Ren Zhitian/20140624/225×300cm/Silk painting/2014


任芷田3

任芷田/尾气灰40号/144×220cm/丝绸绘画/2014

Ren Zhitian/Exhaust dust No.40 /144×220cm/Silk painting/2014


尾气灰40号作品阐释:

它是呈现为二维形式的观念作品。我用毛笔蘸尾气灰的溶液描摹花纹,用画框把画好的丝绸绷在方框上,看上去像是一幅画。丝绸和尾气灰这两种材料所构成的冲突很有意思,丝绸的质地和上面通常很典雅的图纹,而尾气无处不在!有一天我突然觉得将二者这样结合为一体很有意思我就这么做了。我想要通过很像绘画的东西反对绘画,我不要创造图案,我不造型,我不要抒情。我不使用所谓专门的绘画材料,我的作品中不要多余的东西。我就是要用尾气的灰重新描一遍如此优雅的花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