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

CHENGDU

BIENNALE

成都双年展

边巴

边巴,生于1974年,现工作居住于拉萨。

展出作品

边巴/我要搬到山上住

Penpa/Moving to the mountain

边巴

边巴/我要搬到山上住/19′27″/影像(视频截图)/2013

Penpa/Moving to the mountain/19′27″/Video/2013


作品阐释

我曾经在玛乡当过八年的乡村教师,第一次见到这个废墟时很震撼,当时画了几幅油画。

据当地人讲:这个建筑毁于“跟蒙古准葛尔的战火中”。后来调到县城工作,随着时间几乎忘记了这个废墟。        

2014年,在阔别玛乡12年之后,我们几个艺术家再次来到这个废墟里,面对着沧桑有力的土墙,想要做点什么。  

最初的想法是买一些时尚的玻璃家具摆放在废墟当中,跟古老的土墙做出对比,想做出有荒谬感的图片作品。再后来和嘎德对这个作品进行一次深入的探讨,认为玻璃家具与我自身没有太大的关系。缺乏真实性。

最后决定做一次行为艺术,把我用过的东西带到山上,也就是说搬家,我租了一辆大货车把家里的所有东西搬到了山上,布置在废墟的几个房间里,分别做为:客厅、卧室、工作室,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。

有人认为它是一个有关环境问题的作品,有人认为它是一个关于房价问题的作品,有人说它是一个有关文化断层的作品,还有人说是与古人对话。不同的人读出了不同的语境。


边巴/最后的春耕

Penpa/The last spring ploughing


边巴1

边巴/最后的春耕/15′35″/影像装置/2014

Penpa/The last spring ploughing/15′35″/Video Installation/2014


作品阐释

随着城市的扩张,我们村的全部农田被征用。面对着即将失去的土地总觉得有好多话要讲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《最后的春耕》是一个家庭变迁史,也是一个世代务农的家庭对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举行的告别仪式。

2016年开春,我带着全家老小,在即将改作他用青稞地上耕了最后一次地。并全程用影像记录下来,在耕地结束时我们兄弟三人每家装了一袋土作为纪念,从此告别了世代耕种的土地。